盛豐群音響

NEWS & EVENTS

Cittalabs Oriole Ⅰ 最具現場感的落地音箱

  近日,勝豐群音響的蔣曉東先生邀請我到番禺去試聽他新代理的產品Cittalabs Oriole Ⅰ6.5寸落地音箱+Cittalabs Ambieality 藍牙功放,並請我為該音響系統寫評論。 說實話,在我進入音響行業近十年以來,這是我第一次寫音響器材的評論。 在前往勝豐群音響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蔣先生到底哪來的自信,敢邀請一個同行去為他代理的產品來寫評論。

  我知道,去年蔣先生一直在為他獨創的「三軸聽音法」作宣傳演講,並且取得不錯的效果。 估計,他的新產品的秘密就在這裡,因為我曾聽蔣先生提及,這個品牌的產品他有參與設計。 另外,「三軸聽音法」蔣先生也有給我說過。 只是,苦於沒有機會到現場去親身體驗。 他跟我說的時候,我很震撼,但同時也很疑惑。

  震撼的是這是音響界裡一個全新的理論,如果這個理論真的是成立的話,那真的是音響系統的聲音無限接近現場原音了。 但同時令我感到疑惑的地方也在於此,那麼多年來,我從未聽到過蔣先生所講述的那種聲音。 就這樣,滿腦子疑問的我,來到了勝豐群音響。 與其說是蔣先生邀請我來為他的產品寫評論,不如說我來請蔣先生為我解答我心中的疑問。


  之後,蔣先生用這套系統為我演示了一次「三軸聽音法」。 他告訴我:音樂其實會在三維空間的XYZ軸線不斷移動,「三軸聽音法」就是根據不同樂器在三軸上的表現出不同特性從而辨別聲音的好壞。


  他特別強調大提琴獨奏呈現出X軸的變化,而大提琴的低音弦在觀眾的左手邊,而高音弦在觀眾的右手邊;吉他獨奏時,會呈現出Y軸的變化,吉他的低音弦在上,而高音弦在下;鋼琴獨奏時,會呈現出Z軸的變化,而且鋼琴的低音會在離觀眾遠的地方,而高音會在離觀眾近得地方。


  蔣先生說,這些聲音特性是固定存在的,無論是用什麼樣的播放機(藍牙,CD,LP...... )都不會變化。 如果聽到的聲音不是這樣,那就證明你所聽的音響系統不符合聲音的三軸結構,脫離原音,是不正確的。 音響系統演示,配合真實樂器輔助,簡單明瞭的闡述了「三軸聽音法」。


  在接下來的兩個多小時裡,我都沉醉于音樂的世界裡面。 說實話,平時除非工作需要,我很少去聽交響樂或者是古典樂,主要是覺得我所接觸到的音響系統沒有辦法發揮出它們的精髓。 但今天一曲《八音和》直沖我的心靈深處。都說低音最能考驗音響系統,Cittalabs系統發出的鼓聲沉穩有力,厚度十足去又不失泛音餘韻,而且鼓聲十分清晰,每一聲鼓響都能清楚的聽到鼓皮震動及鼓腔共鳴的聲音。

  整個音樂的音場寬厚有序,各個樂器的位置分佈十分清晰,猶如一個樂團在我面前演奏一樣,各種樂器顯而易見。 低頻震撼感有著驚人的空間,爆棚大動態的音樂畫面提供連綿不斷的低頻加定音大鼓敲擊,保持的穩定場面,帶著一股王氣,非常沉著,無比的雍容。不像在其他系統上聽到的低音,要麼就鬆散無力,要麼就糊成一團。我接著試一首《鼓童》的夜道。 天啊,音樂裡那個大鼓聽到的位置不僅僅是一直穩定的在最後面。 而是那個鼓皮的震動感,久久無法忘懷,太過癮了。

  蔣先生說,一套好的音響系統應該是聽什麼音樂都好聽,只有某種類型的音樂甚至某幾個曲目好聽的音響稱不上好音響,即便它是天價產品。 於是,我用一首流行歌曲驗證了一下蔣先生的話。 由於功放是帶藍牙的,很方便,所以我直接在我的手機上挑了一首林志炫的《煙花易冷》。


  一開播,我變得目瞪口呆起來,這現場感也太太太好了吧!人聲浮現在整個音場的最前端,而且乾淨、通透,整個人聲清晰的呈現在我面前。 另外令我驚訝的是原來人聲也可以做到厚度感十足,使得人聲聽起來充實且富有力量。 再者,整個歌曲的空間三維感非常棒,人聲在前,伴奏音樂在人聲之後也不失細節,各種樂器排列有序,清晰可見。不像我平時聽到的系統,所有聲音在我面前一字排開,毫無層次感。 更甚至有的人聲聽起來忽高忽低,就好像人在唱歌的時候時而蹲下時而站立一樣,不堪入耳。 這也是我平時聽音樂都要開到很小聲的原因,因為聲音開大了覺得燥耳。

  其實說到現場感,我想一定要試試現場錄音的音樂,我選了李宗盛最新的一張現場錄音《既然青春留不住》。 我終於知道了以前聽到的現場感都不像現場,Cittalabs出來的聲音讓你在第一時間裡就知道,現場就在你的眼前,那樣的生動活潑,那樣的震撼人心。 當我再繼續聽Hilary Hahm的巴赫無伴奏,小提琴不是只有琴絃的聲音,而是清楚的聽到小提琴的琴腔聲音,就像一把真正的小提琴在前面演奏,溫暖又流暢的在訴說著感情,讓我忘情的進入到音樂裡的世界。 迴旋並舞蹈著。

  之後,我還聽了很多不同類型的音樂。 內心只能用驚豔來形容。 銅管的光澤感、小提琴琴腔發出共鳴聲的細節感、各種鼓的沉穩厚實感...... 這種種聲音一直在我心頭縈繞,使我癡迷。 最使我感歎的是,無論是交響樂、協奏曲、發燒歌曲或是一般的流行歌曲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和諧。 使得音樂好像是有靈魂的一樣,共同為抒發自己的情感而竭盡所能的感覺。

 

  蔣先生說,一個「三軸」錯的聲音無論他音質音色如何放出來的音樂都不會好聽,因為它的基礎是錯的,它發出的已經不是樂器的聲音而是一個憑空捏造的聲音,那又怎麼能抒發出演奏者的情感呢。 只有真實的聲音才是最好聽的聲音,這也是那麼多的發燒友一直在追求音樂的現場感的原因。 毫無疑問,這套Cittalabs系統是我到目前為止聽過的音響系統裡面最具現場感的一套音響系統。

  最後,我厚顏無恥的問蔣先生,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蔣先生卻給我打了個哈哈:秘密,呵呵!我當場就鬱悶了,本想說這次過來是要請蔣先生解答我心中的疑問,沒想到走的時候,心中的疑問反而變更多了。所幸的是,這次到訪勝豐群音響使我的聽覺大大的滿足了一會,同時也使我對音樂與音響之間的聯繫有了更深的認識。 美妙的音樂深深的震撼著我的心靈,久久不能平復。 所以,與其說這是一篇音響器材評論,不如說是我在聽到蔣先生的Cittalabs系統之後對音響、音樂的感想。當然,最後我也搬了一套回去,因為我想好好的躺在沙發上,靜靜的享受我的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