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豐群音響

NEWS & EVENTS

不妥協,哪怕是音響也會有理想

“什麼是好的聲音?”

“真實。”


這是音響行業的蕭條時代,很多過去曾經是Hi-end傳奇的音響品牌,有的隨著優秀設計師離開而沒落,有的不得不向市場妥協,走上被收購和商業運作的道路。很多音響廠家艱難度日,不少音響經銷商也紛紛轉行,在這個可以稱為行業冬天的時代,為了優秀產品的理想仍然在堅持的音響品牌,都是值得尊重的。
每一件音響器材的打造都帶有設計師的理念烙印。掌握聲音重播的技術,很重要,雖然已經不容易,也只能說是器材設計的基礎部分。決定器材重播最終呈現出來的聲音狀態,真正對於器材有根本性意義的,還是設計師對聲音的理解,對音樂的理解。本文的開頭那一段與Cittalabs音響的主設計師蔣曉東先生的簡短對話,就是蔣曉東先生在二十幾年的從業思考和音樂審美中,得到的核心成果,也是蔣曉東先生想要給到Cittalabs音響的產品理念。雖然簡潔,但很不簡單。

真實的意義是很難被理解的。不要說普通發燒友,就是從事音響行業的設計人員,要解釋清楚什麼是真實,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音樂現場的真實,與錄音師加工製作以後想讓你聽到的真實,並不一樣。高保真其實是一個偽概念。作為一個普通的發燒友,在我的聽音經驗裡,如果要讓我說出什麼是真實,我會說,一是密度要足夠高。密度越高的聲音,越接近真實的樂器,只有足夠的密度,才可能做到接近真實樂器的聲音。二是器材系統裡樂器的聲音在泛音部分的處理。每一種真實的樂器都對應著相應的泛音,做好這部分的泛音處理,才會讓真實樂器在音響系統中接近重現。而蔣曉東先生對真實的理解又向底層基礎更進了一步。他經過對錄音製作和重播的大量研究思考,總結出“三軸聽音法”。三軸聽音法確定了一種判斷聲音結構是否正確的標準方式,可以通過技術研發使用在音響器材的很多方面。在他看來,通過三軸聽音法判定正確的聲音結構,在這個基礎骨架上構成的聲音形態,才可以稱得上真實。

和蔣曉東先生的幾次交流,我看見他懷著要讓大部分人不用很多花費就能聽到好聲音的理想,努力想把音樂的美帶給更多的人,我很認同,也被他所感動。他是這個行業值得尊重的理想主義者,也是為數不多的既懂音樂美學也會器材設計的技術強人。所以我在Cittalabs音響的Oriole 1落地箱剛上市的時候就定了一對,這對箱子也確實沒有讓我失望。

Cittalabs音響是我的第三套系統。我還有一套系統是傑士的號角皇音箱,一套是西湖的TM3音箱。價格上Cittalabs音響遠遠低於我其他兩套系統,如果是以聲論價,Cittalabs音響我只有兩個字評價,超值。

Oriole 1落地箱是三路5單元的設計,一個高音單元,兩個6寸半的中音單元,兩個6寸半的低音單元。這對箱子外形精緻秀氣,整套搭配Cittalabs自家量身定制的功放,低頻規模卻龐大到令人驚訝,在《阿姐鼓》的超大動態催逼下,整個空間充滿既有重量又蓬鬆的低頻,讓人難以相信這僅僅是兩個6寸半低音單元發出的聲音。這套音響聲音溫潤,中頻稍許厚度,聽起來順耳舒服,中低頻表現得很紮實,古典樂的重量感,人聲的密度感,爵士鼓的力度感,張弛有度,各頻段的平衡度處理得不錯,很耐聽。小提琴擦弦的粘滯感、銅管樂的金屬感和穿透力演繹到位,解析力、結像、聲音分離度都達到了我的要求。整套系統融入了蔣曉東先生三軸聽音的專利技術,畫面感與現場感豐滿準確,不足的地方在於低頻瞬態響應稍差,高低頻延伸還不是很理想。蔣先生說這是因為新的箱子,出於保護箱子的目的,功放的輸出功率做了限制,新的音箱等到慢慢煲開了,他會把輸出功率的限制去掉,同時也會做固件的升級,聲音會更好。

現在這套Cittalabs音響落地箱放在朋友的店裡煲箱,煲過一段時間以後,高低頻的延伸進步很多。這套音響試著搭配過開盤機,鮮活和流暢感非常突出。也試過把配套的功放拿去推我的西湖TM3,居然也能推得有模有樣,只是音色不夠匹配。這台功放自帶藍牙輸入和唱放,功能比較齊全了,如果以後能夠加入平衡口輸入會更好。

Cittalabs音響的中文名字叫犀達,取心有靈犀,一聽到達的意義。我更願意把它理解成悉達,洞悉,達者,正如設計師蔣曉東先生給我的印象。祝愿蔣曉東先生能夠不斷地創造出好的作品,把內心的理想落定在現實中。